王傳利
  每一個社會時代都有自己的英雄,如果沒有這樣的人物,歷史就要創造出這樣的人物來。他們充分體現了歷史長久淤積的偉力,偉大的國度、偉大的時代發生的巨大事變,更容易造就偉大的人物。
  英雄並不是隨心所欲地創造歷史,但他們比一般人更能突破所處環境的局限。他們是人世間最富有戰鬥力和生命力的一部分,為大多數人的幸福而奮不顧身地工作,雖然偶爾情緒低落。堅信事業正義而意志堅定,堅守理想信念而臨危不懼。
  極高明而道中庸。偉岸的英雄,往往沒有裝腔作勢、盛氣凌人的架勢,極親切極平常,就像普通百姓的鄰家兄弟。不是所有的英雄都有驚天動地的豐功偉績,只要能夠將有限的自我投入到無限的人類正義歷史活動中,將世俗的快感升華為脫俗的美感,合乎歷史規律的要求,體現歷史的價值,就能夠代表人類共同的尋求,使得善良高尚的人在他們的墓碑前灑下熱淚。
  英雄不是聖人,也有意志薄弱犯錯誤的時候,但低飛的鷹本質上永遠是受人尊敬,具有翱翔蒼穹能力的雄鷹。難酬蹈海亦英雄。他們既能以大智大勇贏得事業輝煌,也能以自己的殘缺失敗成就歷史的完美。成就他們完美性格的是超出常人的犧牲精神。光輝事業難免經歷坎坷,志存高遠必然遭到庸人的誤解和姦邪者的構陷。他們作為新時代的先驅而為善良公正的人民所稱頌,為淺薄的庸人所嘲弄。他們的英雄業績已經永遠銘記在歷史豐碑之上,而那些嘲笑英雄的庸人必定為歷史所嘲笑。
  英雄屬於階級又屬於人類,屬於民族又屬於世界,屬於當代又屬於長遠。人世間的渾濁,方顯出英雄的高潔亮麗,只有站在歷史的遠方,才知道珠峰的巍峨莊嚴。他們犧牲了有限的自我完成了無限的事業,是人世間真善美的體現,是歷史必然性與合目的性的彰顯,恰到好處地註解了短暫中的永恆,有限中的無限。正是悲劇的悲壯和偉大的偉岸之間奇妙的交織,才成就了歷史英雄。
  沒有英雄可供崇拜的民族是可憐的,有了英雄而不知道珍惜的民族是可悲的。只是那些心靈完全骯髒極度變態的邪怪魔物,才對時代英雄不尊重不珍惜。▲(作者是清華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洛杉磯

jb30jbmur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